報料電話: 15670616303

銷售與市場網

銷售與市場網 首頁 營銷文庫 查看內容

真正的共享經濟沒死,它只是遇到了困境

2016-1-25 15:28| 查看: 103672| 評論: 0|原作者: 尋 空

摘要: 對于以低頻物品為主要商品的租賃平臺來說,如果客戶(出租人)的物品很久都沒人借,他就不會對平臺產生黏性,如果用戶(承租人)到平臺搜索自己需要的物品卻找不到,他第二次也很難再來這個平臺了。最終它導致的問題 ...


      共享經濟的理想從來不是Uber也不是Airbnb。2010年當雷切爾·博茨曼在TedxSydney上以租用電鉆為例講到共享經濟時,他希望共享經濟能夠發展壯大的正是這類能夠扎根社區,方便最大眾人群的平臺,如果你需要電鉆,去平臺上跟鄰居租而不是買,如果你需要梯子,去平臺上跟鄰居租而不是買……共享經濟的開端始于2007年成立的Ecomodo、2009年成立的NeighborGoods、2010年成立的SnapGoods,那個時候幾乎很少有人注意到幾乎在同一時間成立的Airbnb以及Uber(它們先后于2008年和2009年成立),媒體在說到共享經濟時一致以NeighborGoods為例。
      回頭看來,共享經濟型公司默契地在2007—2010年這個時段集中爆發,而承擔重任的是NeighborGoods這樣的社區租賃公司,它們是真正的共享經濟,快公司雜志在《誰殺死了共享經濟》一文中,通篇沒有提到Uber和Airbnb兩頭獨角獸在早期的貢獻,博茨曼說NeighborGoods這樣的平臺能讓人們“找回失落的人情味”。但最終它們幾乎都死掉了,同樣是共享租賃平臺Neighborrow的創始人Berk認為它們行不通的原因“不在于信任、保險、基金、交互界面,而在于人情冷漠。”
      “人情冷漠”殺死共享經濟,這個說法未免有點太主觀,難道Airbnb的成功都是靠著出租自家房屋的人的熱情?顯而易見,殺死共享經濟的并不是人情冷漠。
      以電鉆為例的共享經濟不是沒有,而是早已出現,相信80后之前的人基本都有過到鄰居家借東西的經歷,借個螺絲刀,借點膠布,借一次打氣筒……但這只是共享,而沒有形成“經濟”。在進入封閉的單元樓時代后,鄰里關系相較以前已經陌生很多,敲一個陌生家庭的門去借東西是一件讓人心生畏懼的事,因此理論上來講一個社區租賃平臺可以讓陌生的雙方有效地對接需求和供給,從而形成經濟。
      社區租賃類平臺本質是一個C2C平臺,它的存在和壯大有賴于客戶(出租人)和用戶(承租人)兩類人,如果沒有前者,平臺就沒有足夠的物品,如果沒有后者,就沒法形成經濟,它與B2C電商平臺不一樣,B2C電商平臺只需要用戶,而不依賴客戶,平臺提供盡可能多的產品,只要用戶來了并且找到了自己需要的產品,就可能對平臺產生黏性。對于社區租賃平臺來說,它很難快速、成功地吸引到足夠多的客戶和用戶,這是它最大的困境。

對客戶:高頻的東西沒法借,低頻的東西沒多少可借

      說到社區租賃類共享經濟,你一定希望自己更多的東西可以租賃得出去,從而賺更多的外快。但是仔細想想,你家的哪些東西可以出租?電鉆算一個,梯子算一個,鋤草機算一個(也僅限國外而已),還有什么?電視?你出租出去自己看什么?桌椅板凳?你覺得真的會有人借這些嗎?所以對平臺的客戶來說,最大的尷尬是高頻的東西不可能租給別人(也不大可能有人來借),低頻的東西實在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租賃出去的?在NeighborGoods的官方宣傳視頻上以這些產品舉例:吸塵器、自行車、咖啡機、電鉆、吉他、夾克。這些東西除了自行車和電鉆,我沒有覺得哪個是應該借而不是買的。
      可以出租的東西不多,這就決定了平臺的客戶并不能賺到更多的錢,也就不會花太多精力去維護自己的頁面,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同樣是C2C的淘寶,它可以售賣任何高頻產品,這樣便會吸引更多用戶購買,而平臺客戶得到更多的收益也會更加精心地去維護自己的頁面,這是一個正循環。

對用戶:不需要的時候明明有,真正需要的時候卻找不到

      用戶對于一個平臺最大的需求就是需要某件產品的時候能夠迅速得到,對于社區租賃類平臺來說,情況則往往不是這樣。比如當你某天著急需要一個電鉆來安裝一個東西的時候,很可能你打開網站后會發現在本社區有那么一兩把電鉆,但當你打電話咨詢的時候卻得知兩把電鉆的主人都不在家,而現在可以借用的電鉆距離最近的街區在5公里以外,借用這個電鉆需要10塊錢,而你打車來回(取和還)則又需要40多塊,并且這還不算這期間耽誤的時間成本。這與共享經濟的初衷——在距離最近的鄰居家以最便捷的方式花最少的錢租到需要的產品相去甚遠。如果你必須花50塊才能借到電鉆,我想你寧愿花100塊到街邊的五金店買一把,或者在京東上下單當日送達。
      對于以低頻物品為主要商品的租賃平臺來說,如果客戶(出租人)的物品很久都沒人借,他也就不會對平臺產生黏性,如果用戶(承租人)來到平臺搜索自己需要的物品卻發現找不到,他第二次也很難再來這個平臺了。最終它導致的問題將是“人都來了才能形成平臺,可人來了發現沒人就走了”。

對平臺:標準化、信用評價體系和規模問題
      Uber和Airbnb作為共享經濟巨頭提供的服務——載人和住宿其實是標準化的,并且因為二者都是高頻需求服務,幾乎每天或每幾天都會有交易行為,因此可以快速形成信用評價體系。但社區租賃類平臺上的物品則是非標準化的,這就使用戶有很大概率借不到自己真正需要的物品,如果你需要一個3米長的梯子,到平臺上去借,很可能會發現那里只有2米和5米的,如果你需要一個全自動咖啡機,到平臺上可能只能找到滴漏式咖啡機。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你需要的,你會發現上面根本沒人評價,因為它們實在是太低頻了,以至于幾個月都沒人借一次,當你試著借回來才發現物品與你一直使用的都不一樣,并且由于不是全新物品還不太好用。低頻物品因為出借頻率太低,因而很少評價,因為很少評價,所以沒人愿意借,因此它的信用評價體系很難形成。
      再說社區租賃平臺的經濟規模。衣食住行是生活的四大高頻需求,基于這四大需求的共享經濟已經有了Uber和Airbnb兩個成功先例,社區租賃類平臺相對這些高頻需求的共享經濟其實是生活用品的共享經濟,這可以說是長尾市場的共享經濟。像亞馬遜圖書一樣的長尾市場可以很好地生存下去,但對于C2C平臺來說,如果產品主要由長尾市場構成,那每一個組成長尾的個體都沒有太大的利益可圖,而整個平臺的經濟規模也就注定十分有限。在我看來,58同城的二手市場是有點像社區租賃平臺的,只是它以二手交易而非租賃為主,如果你用過它的二手交易市場,你會發現當你想買一個二手產品的時候最快捷的是上面的組織(小公司形式)而非個人,而當你想出售一個舊貨時,最快速與你聯系試圖購買的也是組織而非個人。58二手市場的個人二手交易同樣面臨低頻導致用戶黏性低,進而使平臺活躍度低的問題。58同城如果只拿出它的二手交易板塊,它的估值值多少呢?50多億美元的市值減去招聘,減去房產交易,減去其他O2O項目,可以說跟Uber和Airbnb相比,它會差得很遠,而社區租賃平臺可以說有過之而無不及。
      共享經濟的理想是當今最偉大的理想之一,它的確讓人變得更有人情味,每一個載客的Uber司機都盡可能給乘客最好的服務,每一個出租房間的Airbnb房主都傾心為用戶建造溫馨的住處,人情并不冷漠,只不過讓共享經濟更有生氣的是平臺為客戶和用戶帶來的利益和便捷,以及維護雙方利益的規則規范。共享經濟并沒死,它以更健康的方式生存了下來,Uber的雛形其實就是社區租賃平臺的汽車租賃板塊。當然社區租賃平臺也并沒有死,      NeighborGoods依然在運營,只是它還沒有找到更好的做大做強的方式,MyNeighbor的創始人Benzing說:“真正有潛力成功的企業,往往不是當年排名第一的那個,而是第十名或者十三名。”希望如此。
作者微信公眾號:xunkong2005

內容來源:銷售與市場網 www.frygmn.live(作者: 尋 空)
免責聲明:任何投資加盟均有風險,提醒廣大民眾投資需謹慎!

酷斃

雷人

鮮花

雞蛋

路過
收藏 邀請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驗證碼 換一個

金銷商
中國商家陣營,經銷商第一權威自媒體平臺!

銷售與市場網 ( 豫ICP備1900188號-5

GMT+8, 2020-1-29 17:36 , Processed in 1.07227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銷售與市場網 河南銷售與市場雜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19 www.frygmn.live

回頂部 中国体彩十一运夺金 刷宝红包能赚钱吗 欢乐捕鱼之海底极乐 欧美赚钱手游 男友拼命赚钱 在东莞开滴滴能赚钱吗 新疆十一选五 域名注册局太赚钱 成都麻将算法 陕西十一选五 山西十一选五 我是皇能赚钱吗 壹加壹线上娱乐安卓 竞彩比分中奖新闻 三轮卖小吃赚钱吗 2012欧洲足球直播 东升彩票安卓